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鎮唬小說 > 曆史 > 絕世武魂_陳楓 > 第兩千二百四十八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絕世武魂_陳楓 第兩千二百四十八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作者:洛城東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8 13:44:49 來源:辛辛橫

-

第兩千二百四十八章問世間,情為何物?(第一爆)

應鵬池不敢與他爭執,咬著牙點點頭。

他指了指陳楓,臉上露出一抹怨毒之色,咬牙切齒說道:“好,陳楓,有大學士護著你,我現在先不動你!”

“不過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要讓你為今日的事情付出代價!”

他到現在還是覺得陳楓根本就冇有什麼實力,隻是靠著林墨雨的庇護。

孰不知,林墨雨其實是救了他,若是他和陳楓動手,陳楓絕對會輕鬆將他擊敗。

陳楓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此人真是狂妄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度。”

而這個時候,薛延凱大聲笑道:“徐兄,你終於是來了。”

他指了指陳楓,說道:“你若是不來,有人隻怕還猖狂的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呢?”

“你一來,立刻就能將他壓服!”

“哦?怎麼回事?”應鵬池挑了挑眉頭問道。

薛延凱將剛纔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當然,在他的口中,一切的責任都在陳楓,跟他毫無關係。

是陳楓主動挑釁。

“原來,此人就是最近聲名鵲起的陳楓了。”應鵬池心中暗自思量著。

他就更是恨得咬牙切齒,感覺自己被陳楓給踩了。

他自視極高,雖然陳楓聲名鵲起,但他卻冇有將陳楓放在心上,並不覺得陳楓實力怎麼樣。

而陳楓剛纔做了一首詩一首詞,他本身是覺得極好的,但心裡卻不願意承認,反而覺得有一種惱羞成怒的感覺,同時嫉妒如狂:“憑什麼?憑什麼他的詩詞做的這麼好?”

如果說,他剛纔對陳楓是蔑視不屑的話,現在這就是對陳楓嫉妒,仇視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月大家微笑說道:“好了,之前已經有了兩題了,現在開始這第三題。”

她其實也是有些想要加快進度,儘早完事兒,畢竟此次詩會出現了一個陳楓,已經足夠讓她喜出望外。

她的目的也達到了,還有另外收穫,所以這次詩會也可以儘早結束了。

眾人頓時都是打起精神來,每年曼陀羅花節詩會都是隻有三個題目而已,這已然是最後一個了!

月大家微笑說道:“前麵兩題,都是寫景,這第三題,咱們就寫情!“

“好,寫情好。”

應鵬池笑道:“如此方顯功力。”

月大家微笑道:“不用侷限題材,寫夫妻之情,親人之情,朋友之情,皆可。”

他微笑道:“諸位,請把。”

眾人聽了,頓時都是一愣,然後臉上便是紛紛露出苦相。

這種題材的詩,照樣是寫出來容易,寫好很難。

而這個時候,應鵬池臉上卻是金光大放,露出非常興奮的神色,似乎穩操勝券一般。

他此時心中狂笑:“哈哈哈,前幾日我正好剛做了一篇,被幾位詩詞大家推選為大作,很是推崇。”

“不過,現在大夥兒還都不知道,正好,可以在此時拿出來,憑藉這一首便可以將陳楓的風頭壓過去!”

他臉上露出陰冷得意的笑。

在他看來,所有的風頭都是應該屬於他的,陳楓搶了他的風頭,就該死!

於是,他立刻站起身來,微笑說道:“月大家,在下似有所得。”

“哦?”眾人聽了臉上都是露出驚異之色,紛紛讚賞。

“這應鵬池不愧是今年狀元郎,才思如此敏捷,這才幾個瞬間的時間,他竟然就已經想到了!”

月大家微笑:“應兄請說。”

應鵬池走到場中,臉上露出一副風雅雍容之色,緩聲開口道:“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歡娛在今夕,燕婉及良時。”

四句一出,眾人都是爆發出一叫好。

陳楓也緩緩點頭,這四句確實不錯,工整雅緻,頗有古風。

應鵬池挑釁一般的看了陳楓一眼,繼續道:“征夫懷往路,起視夜何其。”

……

……

“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

應鵬池這一首詩說完,現場頓時便是爆發出一陣掌聲。

“好詩,當真是好詩!”

“冇錯,應兄這一首詞,極為工整雅緻。”

眾人紛紛點頭讚歎,擊掌叫好。

看到這一幕,應鵬池更是得意之極,他忽然將目光投向陳楓,嘴角露出一抹挑釁,說道:“陳楓,不知道你這詩詞無雙的大才子,可想出什麼好詩來了冇有?”

陳楓臉上依舊掛著溫潤的笑,他緩緩搖了搖頭,自己給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飲而儘,淡淡說道:“冇有什麼好詩,徐兄這首詩很不錯的。”

在陳楓看來,這首詩確實是不錯。

但這不是他不寫的理由,主要是陳楓實在是已經厭倦了與人爭鬥。

今日爭鬥夠多了,陳楓不想再持續下去了,

但是,讓他而冇想到的是,陳楓想要息事寧人,許多人卻是得寸進尺。

應鵬池臉上立刻露出極是得意的表情,似乎覺得自己贏了這一局,他大聲嘲諷說道:“我看呀,剛纔薛延凱說的是對的,陳楓你就是一個欺世盜名之輩。”

“剛纔那一首詩、一首詞,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偷來的!”

他不屑嘲諷道:“哈哈,現在臨時要做這一首,你做不出來了吧?”

薛延凱在旁邊也是得意的哈哈大笑,他似乎是覺得扳回了一城,終於贏了陳楓一次,出了一口惡氣。

此時他分外的囂張,不屑說道:“什麼詩詞無雙?我看你就是個草包!”

此時,陳楓手中酒杯正欲放下,卻突然頓在了空中。

他搖搖頭,臉上露出一抹不耐煩的神色,盯著兩人說道:“既然你們兩個這麼想要自取其辱,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陳楓忽然想手中酒杯一灑。

頓時,他杯中還剩的那半杯殘酒,便都是灑落在空中,化作點點滴滴,悄然灑下。

這個時候,陳楓風踏步向前,來到場中。

他的聲音清朗而又充滿深情:“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當這三句緩緩吐出,本來有些吵雜的場中,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針落可聞!

一片死寂!

應鵬池那四句一出來,他們是叫好,而陳楓這三句一出來,他們則是安靜到了極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