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鎮唬小說 > 曆史 > 絕世武魂_陳楓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臉還疼不疼了?

絕世武魂_陳楓 第三百三十九章 臉還疼不疼了?

作者:洛城東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8 13:44:49 來源:辛辛橫

-金鑾殿。

天色尚未放亮,趙錚便收到旨意,匆匆趕了過來。

整個金鑾殿上,群臣畢至。

連各大皇子,幾乎都無一缺席。

趙錚打了個哈欠,先是看了眼秦牧和楚文清。

目光又落在唐極父子身上。

趕來之前,他就已經從劉福那裡得知訊息。

北境無數流民來襲,朝野震動!

但流民既然是從北境來的,那自然與唐乾圖這個鎮守北境的冠軍大將軍脫不了乾係!

距上次校場比試,這纔剛過去幾天。

他還冇有去找唐極父子的麻煩,這一老一小兩個陰險傢夥,就又不安分了?

似是注意到趙錚的目光,唐乾圖眸光一凜。

冷冷瞥了趙錚一眼。

而這時,周表已自群臣中走出,沉聲開口。

“陛下,據初步探查,此次北境流民,已逾數萬之眾!”

“卻仍不知北境還有多少流民正在逃亡。”

“皇城北郊各處縣衙,已傳來急報。”

“流民過多,餓死者遍地。”

“盜搶之事時有發生!”

“形勢已然十分緊急!”

話罷,他喟然長歎。

如今流民來勢洶洶,於朝廷而言,絕對是一件極為棘手的事情!

若是死傷遍野,流民聚結成群,為非作亂。

一個不慎,都將影響天下太平!

聽著周表的話,群臣都不由心緒沉凝。

誰也不曾料到,這些流民竟會突然出現!

來得這麼快,而且人數龐大!

連朝廷都猝不及防。

若是放任不管。

必將成為巨大的禍患!

金椅上,趙明輝眉頭緊皺,臉上已經掛著一抹怒容。

“北境各州,那些知府縣衙是乾什麼吃的?”

“為何放任流民流竄?”

“又為何遲遲不報?”

“刑部立即派人,給朕徹查此事!”

“妨有牽連,全部革職查辦!”

流民流竄,自古以來便是朝廷大事。

可按常理來說,除非天降橫禍,還有連年的征戰。

各處州府衙門,都可以做到防患於未然。

至少,也可事先上報朝廷。

哪裡會鬨到這般緊急事態?

刑部尚書秦學檜不敢耽擱,連忙上前領旨。

可他還冇來得及多說什麼,楚文清已然沉聲開口。

“陛下,流民生成,必定事出有因。”

“北境各處州府衙門,或是心知流民成因瞞而不報。”

“又或是流民生成突然,各處州府尚未曾反應過來。”

“但這流民成因,卻也是重中之重!”

流民已經大波來襲,聚眾成災。

可朝廷連成因都不知曉,這實在過於蹊蹺!

趙錚心中一動,也緊跟著邁步上前。

眼神淩厲地看向唐極。

“鎮國公,你兒唐乾圖,在此之前一直在鎮守北境。”

“如今剛從北境一路趕過皇城。”

“難道也不知曉流民一事?”

“如今流民氾濫成災,隻怕不是天災,實乃**。”

“此事,冠軍大將軍為何不報?”

北境流民來得這麼突然,唐乾圖怎可能不知曉?

但這件事,趙錚卻隱約感覺到有些蹊蹺。

成千上萬的流民,怎會突然產生?

事後必有隱情!

聞言,群臣也都紛紛向著唐極父子看去。

唐乾圖先前攜戰功返京,這一路上途經北境。

的確與此事脫不了乾係!

唐乾圖眼中寒芒一閃。

此事趙錚不來問他,反倒直接質問他父親!

貶低之意,何其明顯?

而此時,他身前的唐極已然上前迴應。

“流民四竄,能趕至京城,自要逃過各州府所設關卡。”

“而北境駐軍返京,向來都走官道。”

“尋常時候,怎可能遇見流民?”

“不過,老夫聽聞,近些年裡北境一向乾旱。”

“就連前些月,皇城四方都下了一場六月飛雪。”

“可北境也始終滴雨未下。”

“如此看來,怕是鬨了旱災。”

他簡要地迴應了趙錚一聲,便又分析起形勢,有理有據。

聽著唐極的話,群臣也不由深思起來。

縱使朝廷時常收到大盛各處府衙奏報,但對於各處州府具體情況,也不可能事事皆知。

至於北境的氣候如何,這就得看各處州府的記載了。

但先前皇城六月飛雪,如今北境大旱,倒也不難料想。

周表再次行禮,也緊跟著附和。

“回稟陛下,而今北境也快到秋收了。”

“若如鎮國公所言,北境大旱。”

“百姓們顆粒無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再加上先前北蠻大舉興兵入侵。”

“縱是北境駐軍力敵北蠻,可北蠻仍舊鬨出動亂。”

“這諸多因素結合起來,的確是會讓北境憑空生出這萬千流民!”

兩人這一番分析,也的確是有理有據。

流民當然不可能是一下子產生的。

但若是北地鬨了旱災,在加上先前戰亂。

那一切便說得通了!

趙錚眯起眼睛,打量了唐極和周表一眼。

這種時候,這兩人倒分析得頭頭是道!

他又轉而看向秦牧和楚文清。

便見他們也在皺眉沉思著。

難道,此事真的隻有這麼簡單?

此時,唐乾圖卻忽的走了出來。

向趙明輝奏報。

“陛下,北境向來苦寒。”

“許多地方皆是荒地,百姓們難以種植糧食。”

“稍有風雨不調,便會鬨得顆粒無收。”

“近些年北境乾旱,百姓們生活本就緊湊。”

“隻是臣先前返京之時,也未曾見到治下百姓有所動亂。”

“這一路匆忙回京,官道之上更不見流民。”

“是臣失職,還請陛下責罰!”

說著,跪拜而下,語氣誠懇。

彷彿當真以為這一切皆是他的過失!

趙明輝深深看了唐乾圖一眼,緩緩搖頭。

“你鎮守北境,迎擊北蠻。”

“此事,你也難以料到,非你過失。”

“不過,既是北境天災,諸位卿家須得儘快商討出治理之法!”

“這北境流民,也亟待治理!”

“諸位卿家,可有良策?”

災禍已出,朝廷當務之急,還是得儘快平息!

萬不可流民到處逃竄。

群臣頓時議論紛紛,商討起對策。

以往的治理之法,如今一時都派不上用場了。

實在是這北境流民來得太過突然了!

尤其已經到了皇城北郊,京畿之地的諸多縣城衙門,怕是早已焦頭爛額了。

趙錚站在群臣身前,看著正在商討著的群臣。

卻並未急著思索對策。

目光再次看向唐極父子。

怎麼看,這件事都極其蹊蹺!

北境大旱天災,再加上北蠻忽然入侵。

便突然鬨出了這數以萬計的流民?

似乎也太巧了一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