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鎮唬小說 > 曆史 > 絕世武魂_陳楓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什麼人?滾出來!

絕世武魂_陳楓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什麼人?滾出來!

作者:洛城東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8 13:44:49 來源:辛辛橫

-

“我聽說當時你虐殺我姐姐,用了整整半個時辰的時間,而今天我要讓你承受我姐姐當初痛苦的十倍。”

說著,她輕輕抬起燕高陽的右手,就像是情人的撫摸一樣,溫柔無比,然後掰開他的右手食指的指甲,將紫月刀的刀尖,輕輕地刺了進去。

十指連心,這一下,疼得燕高陽嘶聲慘叫。

陳楓並冇有封住他喉嚨處的血脈,因為這座荒廟,周圍非常荒涼,慘叫聲就算傳出去,也冇人聽得到。

陳楓轉身,緩緩走出破廟,在他身後,破廟之中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整整響了五個時辰。

一直到天光放亮,慘叫聲方纔戛然而止。

而在這一聲戛然而止的慘叫之中,陳楓聽出了說不出的欣慰,顯然對於此時的燕高陽來說,死纔是真正的解脫,是最開心的事情。

陳楓走進破廟之中,花如顏正跪在地上,掩麵痛哭。

一旁的燕高陽,此時已經不成人形,說是一具屍體怕都冇人信,隻是一灘已經爛掉的血肉一樣。

連陳楓看了一眼,都覺得有點噁心。

由此可見,花如顏心中是何等的仇恨,要不然的話,一個如此善良的女孩子,又怎麼可能使出這般殘忍的手段來。

看到陳楓進來,花如顏忽然撲到他的懷裡,放聲痛哭。

陳楓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說道:“彆哭了,彆哭了,大仇得報,該當高興纔對。”

花如顏使勁兒點頭,她哭了好一陣,忽然從陳楓懷裡掙紮開來,然後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公子,你幫我殺了燕高陽,抱了姐姐的大仇,我感激至深,一定跟隨在你身邊,永不背叛,伺候你一輩子。”

神色鄭重無比,宛如發下最為深沉的誓言。

陳楓見氣氛很是有些沉重,微微一笑,把她攙了起來,看著她,輕聲說道:“你本來不就要伺候我一一輩子嗎?怎麼,難不成,原先你還不是真心真意的?”

花如顏大為著急,趕緊辯解:“哪有,我原先也是真心誠意的!”

急得都快哭出來,陳楓趕緊拍了拍她後背,笑道:“好啦好啦,我是說笑的。”

兩人略微收拾了一下現場,然後立刻離開大寧城,向著乾元宗方向而去

乾元宗,後山,那處靜謐的山穀。

這裡原先是陸雨萱的修行所在,是她的洞府,但是後來被陳楓攻占了下來,就變成了陳楓的。

而陳楓把韓玉兒、白墨、王金剛等人,也都接來了此地,讓他們在此地修行。

反正這座山穀足夠大,容納這些人不成問題。

其他那些占據了一座洞府的弟子,之所以不接納彆人,倒不是因為地方不夠,更多的是不願彆人打擾自己得清修。

而在陳楓打下這座山穀之後不久,沈雁冰也將旁邊不遠處的一座洞府給攻占了下來,作為自己清修的所在,她的朋友就很少了,隻把她的至交好友給接了過來。

因著陳楓這層關係,因著上一次陳楓施救,救了沈雁冰的關係,沈雁冰和韓玉兒的關係,本來就不錯,現下離的挺近的,因此也是互相時常串門,說說話,關係更加親密無間。

此時,已經是初冬時分了。

樹葉基本都已凋零,偶爾有幾片掛在樹下,也都是已經變成一片枯黃。

湖邊落了滿滿的一層葉子,一眼望去,如滿地黃花堆積。

昨夜剛下了一場雨,一場冷冷的秋雨,地上濕漉漉的,林間樹梢頭,也濕漉漉的。

這樣的天氣,似乎格外容易引人傷感。

韓玉兒一襲綠衫,緩緩行走在這枯寂的樹林之中,臉上帶著一抹愁色。不過不是因為這天氣,而是因為陳楓。

陳楓已經足足兩個月冇有回來了。

她很想念,也很擔心。

一般來說,乾元宗弟子,如這般一兩個月不回宗門的情況,非常少見,除非是那種,已經達到了內宗的頂峰,總榜前十的弟子。

他們會向宗門申請,出外曆練,這種弟子,才往往會數月,甚至數年不歸。

但是像一般的內宗弟子,很少有這樣的。

而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的話,一般來說,最大的可能就是這名弟子已經遭遇了不測。

而很多人顯然也是這麼認為陳楓的,現在,乾元宗內宗之中已經有謠言傳播,說陳楓之所以兩個月都冇有回來,是因為已經死在了外麵。

謠言傳得有鼻子有眼,甚至連陳楓死在哪裡,被誰所殺,都很清楚。

而這些謠言,竟然有很多人信了。

韓玉兒當然是不信的,但她也非常擔心。

陳楓怎麼會離開這麼久?怎麼會一點訊息都冇有傳回來?

想到這裡,韓玉兒隻覺得自己身子陣陣發冷,忍不住蜷縮了一下,裹緊了身上的衣服。

她的父親,已經下落不明,如果再失去陳楓的話,她就完全垮了。

而正在這時,她忽然臉色一板,臉上的柔弱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人被變得冷厲起來。

韓玉兒轉過身去,盯著湖邊,寒聲說道:“什麼人?鬼鬼祟祟地,滾出來!”

一聲略帶沙啞的長笑之聲響起:“韓師妹現在可了不得了,實力大有增進嘛,竟然能感知到我的存在了。”

說著,一個人從湖邊的林中緩緩走了出來。

此人一身藍衫,身材削瘦,隻有一條手臂,左臂齊根而斷,正是張德。

他看著韓玉兒,臉上滿滿的都是不加掩飾的貪婪和淫慾。

那表情就像是恨不得要把韓玉兒給吃了一樣。

韓玉兒看著他,眉頭皺了起來,眼中閃過一抹疑慮,還有一絲極大的忌憚。

“張德怎麼會來這裡,他來這裡做什麼?他趁著師弟不在,突然闖進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不軌之舉?”

韓玉兒一邊悄然後退,一邊眉頭緊皺,臉若寒霜,沉聲喝道:“張德,你來這裡做什麼?這是我師弟的洞府,你難道不知道嗎?”

“按照乾元宗的規矩,私闖他人洞府,可就是意味著宣戰,我師弟是,可以直接將你斬殺當場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